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快眼123 >> 质女 >> 第 25 章

姜秀润也知道自己的情绪太过外露,连忙道:“洛安大城,在下的姐妹若能来此感受盛都风气,当然是好的,只是一时在想来的是哪个姐妹,是以走神了。”

凤离梧也是今日接到驿站的信使送来的各地信笺,刚知道波国要进献质女一事。

这等小国谄媚之事,一向不需要他花费太多的心思。大约是那个糊涂的波国君王才知道大齐皇帝不好男色,便又送了个女儿来吧。

不过不知这位公子小姜的姐妹,可与她的兄弟像上几分?

波国路途遥远,这信笺送达,还要等齐帝批复后才能成行,是以他与姜禾润打过招呼后,便说起了别的。

姜秀润是强打精神,免得自己答复得心不在焉。

宴会的气氛正烈,不一会菜肴上桌,主人家再躲起来不见客,便要落人口实。

是以姜秀润陪着凤离梧来到了宴厅。

此时仆役侍女穿梭,在给各个席上呈送菜肴佳酿。姜秀润替管事在乐坊请的舞娘们也轻摆腰肢,在钟乐的伴奏下翩翩起舞。

虽然太子不曾在府中开宴,但偶尔朝中官员来府办事也曾经与太子共进午饭,边吃边聊。

有时候同僚闲叙,大家一致的看法是尽量不在太子府上进餐。

那饭食寡淡不说,太子生平不愿浪费食物,还非要吃光碗盘不可。一顿饭还要假装吃得津津有味,你说难受不难受?

可是这次开宴,也不知是不是在府外请的厨子,那饭菜入味,色泽甚佳。装盘时,菜肴竟然拼凑出鱼鸟式样,甚是雅致,这在以前其他府宅里都未曾见过。

而且,那心细之人还发现,每一席上的菜肴略微有些不同。譬如田莹来自韩国,更喜黏腻的甜食,所以她的那桌上便多了一盘蘸着黄豆粉的软糕。

而敬侯府的夫人,每每吃鱼便满身红疙瘩,于是她那桌子上便没有鱼肉,却多了夫人最喜吃的蛇羹。诸多照拂人口味的细节,实在不能一一列举。

可是每个坐在席上的人,都能感受到来自主人家的细心与善意。就算是最能干的夫人,见此情形,都暗中自叹弗如,觉得若是自己操持宴会,也未必能想的这么周到!

但是叫人更觉得诧异的是,这份体贴,居然是在冷冰冷,没有女主人的太子府里感受到的……他们的殿下虽然治国通达,却绝对做不来如此周到好客……太子的管事为谁?竟然这般能干!

而席上的贵女们望向凤离梧的眼神,更是秋波阵阵,只觉得自己席上的那份心意,说不定是太子暗中钟情自己,特意吩咐下人的呢。

尤其是那田莹,更加春风得意。

那日曹溪哭花了脸从太子府里出来,田莹一早便知道的。这便是宣告曹溪的太子妃梦,宣告破灭了。

紧接着太子举办宴会,却并未邀请先前盛传王后中意的曹溪。而此番宴会,她的坐席很明显距离主人席的位置更近些。

就连那酒壶里盛装的酒,都是她们韩国特产的果酿,这些细节,无不显示太子对自己高看着呢!

她成为太子妃的日子,竟然指日可待!

这么想来,望向太子的眼神更加浓烈,未曾饮用果酿,那眼神便已迷醉。

只是在座的夫人贵女们谁都未曾想到,这场堪称完美的宴会却是太子新招的少傅细心打点的。

这些个瘙痒人心的小细节,对于姜秀润来说,实在是驾轻就熟。毕竟在前世里,她为此狠下了一番苦功夫,不光是要做手札记录各家众人的喜好避忌,更是在一场场大小宴会里,细心跟各府的主事夫人们学来的。

而现在宴会里的大多数贵人们,她前世都打过交道,加之这些日子来,她在与太子府的下人们交谈时得来的大小秘闻,足够她细心而周到地款待得众人宾至如归了。

凤离梧虽然不精通这些门路,可是太子府的管事对公子小姜赞不绝口,更没有吞没功劳,将姜秀润细心交代的种种,统统呈报给了他。

是以当宴会开始时,他倒是也细心留意了下管事称赞的那些个细节。

不得不说,他的这位少傅虽然平日张狂,可是操持起这等后宅礼仪之事来,竟然心细犹胜妇人,也是个能干的了。

而他竟然能将姜禾润招徕入府,当真是觅得宝物一件。

这么想来,他的视线竟越过了一众含情脉脉望向他的贵女们,落在了坐在宴厅角里的公子小姜身上。

此时,那少年正眼望着宴厅的雕花窗外,微微偏着头,不知正在发什么楞。宴会上陆离的烛光投射到那角落时,已是烛光残弱,那少年的剪影便半隐在黑暗中,显得更加纤瘦,让人不禁心生垂怜……

姜秀润的确是满腹的心事,好不容易熬到宴会结束,众人皆散去了,她才回到了自己的宅院中。

浅儿知道自己的小主子这几天乏累,是以将前些日子太子遣人送来的药浴熬煮好,再兑入到热水中,让姜秀润能泡着活血通络,解一解乏。

药浴并不难闻,是一种草药的香气,当姜秀润泡入其中时,只畅意的舒缓了一口气,决定暂时不要烦忧质女进京的事宜。

反正波国的使者送人,也要月余的时间,足够她筹谋着如何不显山露水地带着哥哥离开洛安城。

趁着这段时间,她也要再多多敛财,以后要用金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想到这,她随手从浴桶旁边的小架子上拿起一卷书简,朗声念了起来,念了一段便问身旁给她揉捏肩膀的浅儿:“我方才念的这段,你可懂了?”

白浅这几日被小主人考得也是心内发闷,只哭笑不得道:“公子,我大字不识,你念的又是兵书,我哪里懂?”

姜秀润用竹简轻敲了下她的脑袋道:“我的浅儿这般聪慧,前些日子教给你的识字经不是练过了吗?已经认识十多个字,怎么能说大字不识呢?这些兵书可是千金难求,书局里高价都买不到。若不是身在太子府,殿下肯借出给我一观,哪里能看得到?你且要把这兵书背下来,以后字练会了,更要会默,记住了吗!”

白浅觉得自己是被主子揠苗助长了。也不知她是准备将来要自己撒豆成兵,还是在宅院里排兵布阵,只又闷闷地嗯了一声,便专注地给小祖宗搓背。

浅儿手劲儿大,搓得背后甚是舒服,姜秀润便也再顾不得教习兵书,只两臂趴在桶沿上,幸福得直哼哼。

沐浴之后,姜秀润想要安寝入睡。只是在宴会上烦忧波国进献质女之事,并没有怎么进食,是以洗完澡后,反倒是饿了。

可是实在是懒得起身,原想着这么饿着睡去。

就在这时,浅儿却在她衣服的荷袋里发现一块绢布,上面写了字,便拿过来问姜秀润要不要紧,是否要收拾妥帖。

姜秀润接过一看,整个人都有些不好,原来这绢布上的字,竟然是秦诏的笔迹。

想来是他托付府中的某个亲信,趁着宴会席上热闹的时候,一个不注意,趁乱塞带她挂在腰带上的荷袋里的。

姜秀润微微蹙眉展开细看。这信上并无过分之言,只客客气气地提醒她同僚一场,既然现在都在府里当差,莫忘了探病。毕竟腿伤好起来也是很快,别一不小心腿长好了,她却连糕饼都没有送一块,便显得人情薄凉了云云。

姜秀润懒得再看第二眼,只将那绢帕扔甩到一旁。

事已至此,谅那秦诏也不敢主动地透露她的身份。毕竟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将此事告知太子,便是有了欺君之罪。

只是如果一直这么不理他,依着秦诏不依不饶的性子,又要给自己找麻烦,可是自己主动去秦府,岂不是羊入虎口?

这么一耗费脑子,腹中更是饥饿。

就在这时,太子又遣人来找。

虽则已经睡下,但前车之鉴,若是不去,便又触了殿下逆鳞。没有办法,她只能穿戴好衣物,检查无虞后前往书斋。

只是到了书斋后才发现,竟然太子的书案上竟然摆着酒菜。

“看君在席间吃得不多,席间吵闹,孤也没有吃好,便叫卿陪孤同饮。”

姜秀润也没客气,只坐定后与太子同食。

这凤离梧其实并没有太饿,只简单吃了几口,大多时候,是看这姜秀润在吃。

他的这个少年幕僚是好吃会吃的,就算不甚爱好美食,可是每每看这她吃得专注的样子都会觉得盘中的菜肴必定加倍鲜美。

而这会儿,少年的身上飘来的是一股熟悉的草药味道,这与自己这几日用的药浴是一个药方子。但不知为何从这公子小姜的身上传来时,却带了别样好闻的味道,远胜过自己身上的。

一时间更是吃得有些心不在焉。

而姜秀润看似吃得专注,心内也在揣度:想来,这夜宵除了彰显太子对她的看重外,应该还另有要事同她商量。

不过太子没有开口,姜秀润便也不问。

果然,吃了一会后,太子开口问道梁王与她父王的关系若何。

因为刘佩的行刺与潜逃,梁国与大齐的关系急转直下。

凤离梧突然开口问及,必定是波国牵扯进了里面。

姜秀润也不回答,只抬头看着凤离梧道:“在下已经离开母国甚久,加之父王待我并不亲厚,连家书也未曾送达,在下真的不知波国与梁国的近况,若陛下知道什么讯息,还望告知。”

凤离梧看着少年坦荡的表情,挑了挑眉,决定不再试探她,径直说道:“你的父王借了梁国重金,一解梁国招兵买马,筹备军资不足的燃眉之急。”

姜秀润听得都半张嘴巴了。

虽然不在波国,可是父王这顿匪夷所思的国策运作,她大致也能猜出个一二。

梁国修建水渠本来就国库见底,如今跟大齐关系告急,自然要筹备军资以备不测。

四周的肥羊就那么一只,一定是派使节去借款,期间也不知梁国是怎么威胁父王的,总之他是松口借了。

可是借了之后,才得了信息,知道梁国借款的原因乃是跟大齐关系告急。

这下父王又慌了神,觉得自己无意中得罪了齐国,于是又急忙行讨好奉承之事,再次向大齐进献质女以及岁贡,以表示自己并无意与大齐为敌。

想透了这一点,姜秀润彻底吃不下饭了,若是可以,她都恨不得亲自抽自己父王一耳光!

如此愚笨短视之人,当初为何要篡权夺位,陷百姓于水火?

可是在凤离梧看来,姜秀润必定是担忧着自己发难波国。于是淡淡道:“君是担心波国被梁齐之争波及吗?”

姜秀润摇了摇头,老实道:“只是担忧波国的百姓,今后几年的赋税大约是要加重了,也不知有多少百姓白白辛苦一年,却落得卖儿卖女的下场。”

羊毛都出在羊身上,她老子讨好各位霸主的金,其实都是庶民百姓的血汗钱。

她这话一出,凤离梧不禁又看了她几眼,心里也是着实好奇,那个蠢钝透了的波王,究竟是得了什么际遇,竟然生出这么个钟灵毓秀的儿子来。

而他又到底是蠢成什么样子,这样德才的儿子不好好养在宫中作为储君,反而远远的送走,指望这儿子以色事人,去异国他乡卖屁股去!

想着这些,他又不动声色问道:“如若有一天,大齐与波国兵戎相见,你待若何?”

他原以为少年会迟疑为难,却不曾想,少年毫不迟疑地苦笑道:“殿下恐怕等不到那一日,波国四周虎狼环伺,没等大齐的兵马到达,波国早就亡矣,在下只盼着陛下征讨臣昔日故土,荡平敌寇后,能遣派个贤德爱民的长官,给地方百姓带去真正的安康。”

这话说得,即化解了凤离梧的猜疑,又含而不露地拍太子英武一统天下的马屁,自然又是顺利过关。

听到这里,凤离梧的眉头彻底纾解,居然不再计较着波国资助梁国重金的忤逆之事,更是顺便往姜秀润的碗里夹了她爱吃的蛇羹,好让公子小姜细细地温补下身子。

这几日筹办宴会,也着实是累坏她了。

趁着这个机会,姜秀润提及探望秦将军的事宜,只说秦将军受伤,身为同僚自然是要探望,只是满府上下的管事皆有差事在身,都出了份子钱由她这个闲人代劳,可只她一人去看,也不甚好,不知太子能否拨空一同前往。

姜秀润虽然说得含蓄,但是凤离梧却明白他的意思:这同僚的场面人情要做,但是公子小姜显然顾忌着秦诏误会了什么,以为公子小姜对他有意,所以想要他一起作陪。

不过秦诏伤重,的确是要探望,是以凤离梧便应了下来,只说第二日让姜秀润同他一起前往秦府。

到了第二日,一直久未出门的太子终于在洛安城里走动了,由侍从一路森严护卫着来到了秦府。

当姜秀润从马车中下来时,看着秦府的大门,心内百感交集。

当初因为自己的身份,秦诏不敢将自己纳入府中。秦诏的父亲更是放话,永世不得让这狐媚妖女入秦府的朱红大门。

可是这一世,却是秦老将军亲自相迎,将太子和她迎入府中。

太子能亲自探望受伤的儿子,对于秦老将军来说,真是莫大的荣光。

就在太子与秦老将军寒暄的功夫,秦诏的小厮请姜秀润去卧房探视。

姜秀润知道秦诏必定知道太子在府,谅他也不敢做些过分的,便随着那小厮去了后宅。

原以为他已经伤重的起不来床榻,谁曾想一进屋子时,便被门后的秦诏抱个满怀。

“好你个奸猾的,叫你来看我,何故招来太子殿下?”秦诏贴着姜秀润的耳,咬牙切齿道。

姜秀润用指甲捏住他的手背狠狠地扣了下去,只疼得他闷哼了一声。

姜秀润这才挣脱他的束缚,皱眉道:“太子看重你,心悬你的伤情,特意来探望,何故是我招惹的?秦将军说话好不讲道理!”

秦诏这些日子,还真是吃苦无数,先是掉落山崖摔断了腿骨,接下来是跟父亲抗婚差点被打断另一条腿,可是最让他觉得难忍的是许久不见这女子,简直觉得熬不下去了。

如今终于得见,只是觉得有千言万语要倾诉,可是自己满腔热忱,并不见姜秀润热切的回应,秦诏觉得自己这般的单相思,当真令人懊恼。

他性子被激起,便沉下脸道:“我违抗父亲的命令,便是一心要为你的前程着想。一会见了太子,索性向他认罪,承认我隐瞒了你的真实身份,到时候,你恢复了女儿身,我娶你便是。毕竟异国质女嫁给大齐的文官武将虽少,但也并不是没有先例的。”

他这般说,是笃定姜秀润会动心的。必定她女扮男装也是迫不得已,可是这般不见天日,她的心内也必定惶惶。

先前她不肯从了自己,必定是顾忌着自己有婚配在身,她原是王女,哪里肯替人做妾。

可是如今自己已经拒绝了婚姻,更是承诺会娶她为正妻,她应该是再无理由回绝才是。

姜秀润决定打破他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只一字一句地道:“请秦将军不必在某的身上耽搁了前程,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嫁你!”

秦诏脸上未及散去的笑意便这么僵住了,他不由得拧眉问道:“你这般决绝是为何?”

姜秀润微微抬着下巴道:“我不喜男子!终身不嫁!”

秦诏觉得她之言太过荒唐,不由得微微提高了嗓门道:“不喜男子?那你是喜欢女子吗?”

姜秀润干脆道:“对,我生来便发觉自己喜欢女子,难不成我还要喜欢秦将军你这种虎背熊腰的男子?就算是迫不得已选上一个,也定然要选个长得如同女子的。”

秦诏听到这里,隐约是明白了什么,目光透射出怨毒的寒光,阴冷问道:“长得像女子……这么说,你是喜欢太子了!”

姜秀润正想反驳,可是门外却传来脚步声阵阵,二人不由自主不再说话。

不一会,房门被推开,太子那赛若天仙的俊脸便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他俩的面前。

姜秀润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守在门旁的小厮为何不报?也不知自己与秦将军的话,被太子听去了几分。

其实太子还真听到了几分,当他拐过长廊听到了姜秀润和秦诏的争执声后,便示意身后的侍卫拿住了要去通报的小厮。

因为先前屋内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他听得并不真切,直到秦诏调高了嗓门,质问姜禾润是不是不喜欢男子,而喜欢女子。

没想到那公子小姜的回答叫人愕然,看似文质彬彬的少年竟然是个男女生冷不忌的,更是喜欢阴柔俊美的男子。

而那秦诏紧接着更是大声质问公子小姜是不是喜欢上了太子……

凤离梧听不下去了,觉得这两位属下私下里实在是太荒唐淫逸!

若是任凭他们二人再说下去,以后再难维持这主仆上下的情谊,当下,加重了脚步走了进来。

他的突然而至,果然让屋内的二人吓了一跳。

尤其是那公子小姜,脸儿都转白了,瘦鸡崽的模样,竟然还是男女都能行的?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呢!

凤离梧便径自坐定,然后长眉微挑,看着屋内的二人一时也不说话。

姜秀润眼看着秦诏要开口,还真担心他这莽夫说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便抢先开口道:“秦将军的伤势还未好转,正跟在下担忧着太子府的安防岗哨呢!”

凤离梧慢慢悠悠道:“有劳二位费心思了,太子府里现在代班的将军甚是尽职,府内戒备甚严,想来,这夜里也不会钻入喜好男色,想要为非作歹的奸佞之徒!”

凤离梧有心惩戒这说话放肆的二人,叫他们明白什么是上下有分。

于是便话里有话的一顿敲打,果然,屋内的两位部下脸色又是各自青黄不接的精彩!

喜欢质女请大家收藏:(www.kuaiyan123.com)质女快眼123更新速度最快。

质女最新章节 - 质女全文阅读 - 质女txt下载 - 狂上加狂的全部小说 - 质女 快眼123

猜你喜欢: 神棍贾赦前方高能画劫论四角关系怎么回归正途胆小如鼠的我却成了捉鬼大师宫阙有佳人boss的女人[综][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侯门娇香天才神医宠妃荒海有龙女失落大陆[陆小凤]西方之玉帝企鹅在线养鸟安息日孤有话说女配不掺和(快穿)科举之长孙举家路媵宠Mafia渣男手册攻玉风荷举[快穿]逆袭成男神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穿越之细水长流神仙日子
完本推荐: 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从人造飞剑开始的黑科技全文阅读顾影帝,请多指教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鬼医神农全文阅读万古最强宗全文阅读为妃全文阅读我的黑月光女友全文阅读男神投喂指南全文阅读燃烧吧初心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豪门婚色之前夫太坏全文阅读我一直都爱你全文阅读再婚全文阅读万族之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穿成八零异能女仙宫东晋北府一丘八不死武皇弃婿当道神域戏精打脸日常北雄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网王:最强老师玄浑道章我有五个大佬师傅代号修罗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数风流人物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用xp系统打造魔王城大唐不良人逆剑狂神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我的世界只有他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有请小师叔垂钓之神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大数据修仙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质女最新章节手机版 - 质女全文阅读手机版 - 质女txt下载手机版 - 狂上加狂的全部小说 - 质女 快眼123移动版 - 快眼123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