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快眼123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镇国将军(十三)

收服镇国将军(十三)

收服镇国将军(十三)

魏霆钧再怎么不愿意, 也不能拦下姬瑾荣的信。

在他们之间这段关系之中, 永远是他在患得患失, 而姬瑾荣在纵容他。他若做得不过分, 姬瑾荣会愉快地欣赏他醋意满满的模样;可他若是做得过分了, 姬瑾荣是绝不会容忍的。

魏霆钧抱着姬瑾荣回到住处那边, 桌上果然摆着新鲜的果子。虽然刚回来不久, 但他已经命人搜罗了不少种子,又挖掘了不少擅长栽种的人来料理它们,过不了几年, 姬瑾荣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用不着那么大费周章。

当然,偶尔去常常其他地方的特产也不错。

魏霆钧抱稳姬瑾荣不撒手, 跟姬瑾荣说出自己的计划。

姬瑾荣笑了起来。经历了那么多世界, 他们又回到了最初。他们脑海里有着那么多个世界的知识储备,想要改变眼前的困局实在太简单了, 简直是信手拈来的事儿。

是以魏霆钧根本没怎么烦恼, 只想着接下来怎么过比较舒坦。

姬瑾荣伸手捏着魏霆钧两只耳朵, 左扯扯右扯扯, 玩得不亦乐乎。魏霆钧看着姬瑾荣稚气的脸庞, 心中止不住地发软。他的陛下终于健健康康地出现在他眼前,那伴随着他无数个世界的梦魇, 终于可以散去了。

魏霆钧啄吻姬瑾荣的脸颊:“陛下,我真想把你拐跑, 让别人再也找不到你。”姬瑾荣如今有侄子, 有父母,有朋友,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围绕在身边,而他能做的只是在一旁守候。

姬瑾荣捏魏霆钧脸。

魏霆钧:“……”

姬瑾荣说:“你也有父母,有兄弟,你的家人都在。”他们若是跑了,指不定魏家人更着急呢。

魏霆钧明白了姬瑾荣的意思。他说:“那我们以后再跑。”一切麻烦解决完以后就开溜,这种事他们又不是没干过,正相反,这可是他们干得最熟练的事情。

当皇帝、当权臣有什么好,每天都要为天下操劳。等时机成熟,他们就把事情都扔给别人去做。左右他们不会有子嗣,就给他们练练手好了。

最好把那位置扔给姬宣炜或者姬明远,至少把一个碍眼的家伙解决掉。

魏霆钧越想越觉得正该如此。

姬瑾荣瞧出了他的想法,不由更使劲地捏魏霆钧的脸。他说道:“你这家伙,怎么永远都在意这些东西。”

难道都携手共度那么多世界,他还会变心不成?

姬瑾荣总觉得魏霆钧很没道理。

魏霆钧定定地看着姬瑾荣。

这是他的陛下,他从小就注视着的陛下。

最开始,他并不想到姬瑾荣的身边,一直在心里骂姬瑾荣这个病秧子害他要离开家。常年缠绵病榻的姬瑾荣,一眼就瞧出他的想法。

姬瑾荣瞧清楚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明明年纪比他小那么多,却已经看尽人生苦楚,对生离死别淡然处之。明明姬瑾荣是个重病在床的废物,他随时可以遣走姬瑾荣身边的人,随时可以夺走姬瑾荣的一切,他却渐渐生出一种难以把人抓牢的感觉。

床上的人那么脆弱,他可以轻易夺走他的性命,可是,他想尽所有办法都没能留住他。

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在害怕,害怕任何可以将姬瑾荣夺走的东西,他害怕重病将姬瑾荣带走,也害怕姬瑾荣与别人谈笑风生将他隔绝在外。

明明必须躺在病榻上的人是姬瑾荣,被拴在床榻之旁一步都离不得的,却是他。

他怎么能不在意?

每一次第一眼看到他的陛下,他都恨不得将人拆吞入腹,让他的陛下再也不会从自己眼前消失。

这种感情是疯狂的,但正是因为这种疯狂,他们才能在死局中求得一线生机。他选择杀戮,选择失控,选择成为魔鬼,而他的陛下则是他所有疯狂中埋藏着的最后一丝理智。

后来每一个世界他们都像在走钢丝,稍微有一些偏差,便会成为无法挽回的死局。

而他所依仗的,是他的陛下对他的纵容。

他的陛下年纪小,身体弱,一年到头几乎都缠绵病榻,没多少清醒的时间。可是他的陛下有着一颗睿智而冷静的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能得到它们——所以他的陛下一向都能称心如意。

他们经历的一个个世界,看似是他在掠夺、侵占,实际上手握一切的,却是他的陛下。

只有他的陛下愿意给予、愿意纵容、愿意与他携手,他才能如愿以偿。

否则的话,他再怎么疯狂都只是个愚蠢可笑的跳梁小丑。

魏霆钧说:“我怎么能不在意?”

魏霆钧的目光太过幽邃,仿佛将姬瑾荣也带入了过去的种种里头。魏霆钧怎么能不在意?在他们这段感情里面,患得患失的永远是魏霆钧。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魏霆钧对自己的爱意,就像个手握着所有好牌的人,每一步都走得有恃无恐。也只有在两个人都失去记忆之后,他才隐隐有些失控。

但也只是有些失控而已。

他并没有体会过魏霆钧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有时魏霆钧不在,他也过得舒心惬意。

所以魏霆钧会在意,会担忧,会患得患失。

他不会。

姬瑾荣亲亲魏霆钧英挺的鼻梁。

魏霆钧凝视着他。

姬瑾荣说:“谢谢。”

魏霆钧一愣。他说:“谢谢?”

姬瑾荣眉眼一弯:“谢谢你让我有恃无恐。”

他给不了魏霆钧的,魏霆钧却早就给了他。

他永远不会担忧魏霆钧会转身离开,因为他知道不管什么时候,自己只要转过头就能看到魏霆钧,自己只要伸出手就能牵住魏霆钧的手。

魏霆钧给他的爱,让他永远都这样有恃无恐。

即使魏霆钧失去记忆,恨他、怨他、失控、疯狂,他都从来没有畏惧过,更没有担忧过。因为他知道眼前的人是魏霆钧,魏霆钧永远不会转身抛下他。伤害了他,魏霆钧比他痛苦千万倍。他不在意的事,魏霆钧永远都耿耿于怀,恨不得回到过去杀死那个自己。

姬瑾荣亲亲魏霆钧左边脸颊,又亲亲魏霆钧右边脸颊,最后搂紧魏霆钧的脖子,整颗脑袋都埋进魏霆钧颈窝里:“希望我以后也能让你有恃无恐。”

魏霆钧搂紧姬瑾荣。

他的陛下说起情话来,总是让他难以招架。

魏霆钧说:“只要你离姬宣炜和徐清泽远点……”

姬瑾荣闷笑不已:“这个你得学着克服。”

魏霆钧:“………………”

魏霆钧决定不在这事上与姬瑾荣较劲。他轻松地剥开一个鲜橙,掰开一瓣喂给姬瑾荣。

姬瑾荣一口咬下去,甘甜的汁液就渗满口腔,浸润着每一个味蕾。他夸道:“真甜。”

*

另一边,姬明远也命人监视着魏霆钧的举动。在底下的人以为姬明远是在准备什么大动作时,姬明远却定定地瞅着案上的情报,这魏霆钧未免也太过分了吧,搞出了遍布各地的驿站,只为了给他那侄儿弄点水果?

为了抢一株好茶树,把人家连片的营寨给连根拔起?

姬明远瞠目结舌。他以为自己已经痛定思痛、放下身段追人了,看完魏霆钧这番手段,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讨好人讨好到这种程度,简直已经超脱了不要脸的范畴,说是登峰造极也不为过。

不知那些死在魏霆钧手里的人知道自己是“怀璧其罪”,会不会诈尸从棺材里跳出来。

姬明远给魏霆钧写了封信,大意是:别自己一个人方便啊,好吃的好玩的给我蹭蹭。

姬明远学习能力很强,过不了多久便将徐清泽的衣食住行也换了一通。徐清泽有些不适应,但久了也就习惯了。

事实上徐清泽有些后悔让姬明远教自己习武,这简直是自己往虎口里送。姬明远面上正正经经,实际上却将他操练得浑身乏力。到了晚上,姬明远又以替他放松唯有帮他来个全身按摩。

两个人都是有生理需求的正常成年人,按着按着自然是按出火来。

过不了多久,姬明远就得偿所愿,再次睡到了他的床上。

徐清泽合眼睡觉前,脑袋里突然冒出两个字:孽缘。

他转头看向姬明远。

姬明远也没有睡,正定定地看着他。

徐清泽一顿:“看什么?”

姬明远说:“看你。”

徐清泽抿唇。

虽然两个人已经这般亲近,他却还是不适应姬明远这种专注的目光。

姬明远说:“你应该是喜欢我的吧。”他亲亲徐清泽的头,又亲亲徐清泽的鼻梁,最后亲上了徐清泽的唇。柔软的触感让他得寸进尺、索求更多,逼得徐清泽唇齿微开,由着他肆意掠夺。

他吻得那么认真,仿佛刚才的话只是随口一说。

徐清泽的心却微微发颤。

一吻结束,姬明远的眼神更为专注。

他说:“其实我们都知道,那一切并不是一场梦,那是真正发生过的。”正是因为恨得太真切、痛得太真切、渴望得太真切,他们才说服自己那是一场梦,并且不断想证明“我根本不在意”。

可是那缠绕在灵魂之上的痛楚和渴求,怎么可能仅仅是一场梦。

姬明远说:“你喜欢我的,就像我喜欢你一样。”他把徐清泽抱入怀中,“第一次见面时,你一下子撞进我怀里。我那时想,真是个冒失鬼。等你抬起头来看着我,我突然就觉得,真是个可爱又有趣的冒失鬼。”

深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一丝悸动被挖出来,徐清泽身体微僵,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姬明远说:“我想我那时大概是对你一见钟情了。”他的鼻息喷在徐清泽脸上,“清泽你也是吧。你喜欢我,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徐清泽不说话。

姬明远一把将徐清泽压在身下:“哟,清泽你害羞了。”

感受到姬明远下半身的“精神勃勃”,徐清泽瞠目结舌:“你下去!”这家伙怎么好像永远都满足不了!

姬明远说:“我记得我以前帮过你,你现在帮帮我?像那时候一样。”

那时候徐清泽还小,对情-欲之事知之甚少,也一直清心寡欲的,有次徐清泽早上起来有了欲-望,他们正巧同塌而眠,他便替徐清泽解决了。后来他们时常秉烛夜谈,他时不时替徐清泽缓解“尴尬”,当然,他怕把人吓坏了,只说这是男人之间常有的“相互帮助”。

徐清泽到底还小,哪里懂得这么多,懵懵懂懂地就由着他摆弄,到了白天还是和平时一样正正经经地喊他一声“明远兄”,真不知他是真呆还是假呆。

如今的徐清泽,还是当初那个半大少年吗?

自然不是了。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徐清泽脸色涨得通红。

他那时还是真是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

姬明远没再逼徐清泽,自己起床去解决了一下。徐清泽身体可不如他好,再来一回根本吃不消。

他是准备长长久久地和徐清泽走下去的,绝不会贪这一时之欢。

姬明远回到床上时,徐清泽已经睡着了。

姬明远看着徐清泽的睡颜,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动。他早已习惯一个人活着,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个人,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让他恨不得将人囚锁在身边,却又舍不得那样对他。

姬明远轻轻地将徐清泽保护怀中,心中发软,凑近亲了亲徐清泽的额头,闭上眼与徐清泽一起进入梦乡。

次日一早,阳光缓缓照入屋中。天亮了,北地没什么好风光,出了城,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山和茫茫的雪原。在这贫瘠又几经苦难的土地上,风雪已经停了,天色清明,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

徐清泽醒来得早,在书桌前写家书。姬明远自从与徐清泽住一块,便不再叫人来伺候,竟自己将衣冠鞋袜穿得整整齐齐。察觉徐清泽时不时会抬头看自己一眼,姬明远更为得意,穿好以后故意等着徐清泽看过来,说:“都说出嫁从夫,你看我为了迁就你们徐家的节俭,都开始自己穿衣了。”

徐清泽脸皮薄,骂道:“胡说八道。”什么叫出嫁从夫?!

自从在魏霆钧那得了“经验”,姬明远最近越发无耻了:“你可是家中长子,肩上的责任那么重,自然是我嫁你。当然,你要愿意嫁我我也不会在意的,反正我们只要在一起便成了。”

徐清泽的手一顿,家书竟写不下去了。他在北疆这边获益良多,一时都不想回家去。回了京城,许多事就不得不去面对,他与姬明远之事该怎么和家里开口?

既然明白自己心底想要的是什么,徐清泽自然不愿像从前那样按照家里的安排过“对的日子”。可这姬明远着实可恨,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事,偏被他拿来这样开玩笑。

就算姬明远真的想嫁入徐家,他家里会同意吗?

虽然他爹娘不至于非要逼他娶个门当户对的人,可也没开明到接受一个男媳妇啊!

徐清泽抿了抿唇。墨汁滴在纸上,写到一半的家书算是废了。

姬明远原本真的只是在开玩笑,见徐清泽眉头紧锁,竟是真的苦恼起来,心里百味杂陈。

真是让人心疼的家伙。

不管做什么事,徐清泽都那么认真。

所以怎么能怪徐清泽不愿迈出那一步呢?徐清泽这样的人,一旦做出决定便会全力去应对,即使弄得自己遍体鳞伤也不后退半步。

那时他玩笑般的接近和占有,对徐清泽而言却是必须倾尽一生去对待的一段感情。

徐清泽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他们之间那么多的“不可能”。

所以那时候徐清泽选择了“对的人生”。

而现在的徐清泽,想选择“错的人生”。

甚至已经在考虑怎么斩去沿路的荆棘。

姬明远上前抱住仍握着毛笔的徐清泽:“清泽,你总让我觉得我不配得到你给的一切。”他这人一身毛病,浑身上下没有哪个优点是值得人喜欢的。他所依仗着的,也许就是自己早于所有人进驻了徐清泽的“梦里”,抓住了徐清泽梦里那颗稚嫩的心。

除此之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将徐清泽越推越远。

徐清泽没有说话。他松开了手里的毛笔,伸手回抱姬明远。这个人让他心动过、让他愤怒过、让他提防过,他所有的从未有过的情绪,都由姬明远一个人挑起。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对一个人的感情能这样复杂。

也许走到这一步,他还可以抽身,去找一个符合爹娘期望的人,或者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快快活活地过完这一生。可是这人就在眼前,他们之间的过往也时刻浮现在眼前,他们都不想重蹈覆辙,他们都在避免再一次踩入同样的漩涡,然而当他们重逢之后,还是无可避免地摔在同一个地方,他们的愤怒、不甘、挣扎、悸动,还是给了同一个人。

既然如此,又何必再逃避。

何必再去寻找那不一定会出现的“对的人”。

人生本就没那么多完美的事。

兜兜转转转到了一起,也算是难得的缘分。

徐清泽叹了口气,低声承认:“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明明这话是伴着叹息说出来的,姬明远却还是觉得这是世间最动听的情话。

*

再怎么不愿意,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姬宣炜再大一些,说话便伶俐了。趁着魏霆钧不在,姬宣炜悄悄向姬瑾荣坦白自己其实也什么都记得。

姬瑾荣一点都不意外。

就算别的小孩也黏着他,但绝对不会像姬宣炜这样,每次魏霆钧一到就黏得特别厉害,明摆着是要让魏霆钧气到吐血。

仇恨拉得这么准,姬宣炜真要什么都不记得才是奇了。

姬瑾荣欣慰地看着姬宣炜,既然这家伙也回来了,那么以后就可以把大周交给他了啊!

想想就特别轻松。

姬宣炜一看姬瑾荣的眼神,便知道姬瑾荣的打算了。他被抛下的次数太多,顿时仗着年龄优势撒娇卖萌:“五叔,你不能再丢下我!”

姬瑾荣笑眯眯:“我怎么会丢下你?”

姬宣炜一看到姬瑾荣那笑,心里顿时冷汗淋漓。看来姬瑾荣真的准备开溜!

得知姬瑾荣这一打算之后,姬宣炜特别卖力地组织“皇家幼儿园”的小伙伴们,让他们一起乖乖进学,谁偷懒了他都恨不得上去抽一鞭子,让他们努力上进。

有次太傅在旁,姬宣炜便可着劲夸人,把每一个人都夸了个遍,暗示姬瑾荣这都是继任皇位的好人选,并积极寻求太傅认同。

太傅频频点头,顺着姬宣炜的话把皇子皇孙们都夸了个遍,最后话锋一转,卖力地夸起了姬宣炜,说他不仅学得好,待人处事也颇为不错,胸襟也宽广,这不,刚才还那般诚心地把人都夸了一遍,真是了不起啊!

姬宣炜吐血。

魏霆钧早已瞧出点苗头,这会儿见姬宣炜满脸憋屈却不能反驳,心里别提多愉快。

太傅一走,魏霆钧就上前拍拍姬宣炜的肩膀:“不错啊,继续努力。”

姬宣炜想咬死这得意洋洋的家伙。

好心酸,好想哭。

姬宣炜一把扑进姬瑾荣怀里,蹭来蹭去蹭来蹭去:“五叔!”

魏霆钧:“……”

姬瑾荣说:“霆钧你就别欺负小孩了。”

魏霆钧脸色由阴转黑。

姬瑾荣说:“欺负过头了我们上哪找这么好的储君去。”

姬宣炜:“……”

魏霆钧脸色霎时转晴。

他说:“你说得很有道理。”

姬瑾荣拍拍姬宣炜的脑袋。

姬宣炜想嘤嘤嘤哭一场。

魏霆钧难得大度地让他抱着姬瑾荣,只在旁边补了句:“既然要当成储君来培养,光学文可不行,武艺也要稍通,我安排人教教他。”看这家伙还怎么缠着姬瑾荣!

姬瑾荣想了想,点头说:“是这个理。”

姬宣炜哇地一声,真的哭了出来。

太欺负人了啊啊啊啊!

*

约莫过了十来年,天下河清海晏,周边各国统统俯首称臣。由于粮食产量大大提高,百姓家中米粮都多得要溢出粮仓。早几年朝廷开了海禁,海军纵横四海,如今已成了海上一霸,山一样高的黄金和宝石从海外运回来。

至此,大周已无内患,更无外敌威胁。太极殿中,一场争辩正在激烈地进行着——

“我都在位这么久了,怎么都该轮到我了!”姬禹如是说。尝到了“微服私巡”的乐趣,姬禹对留在京中处理政务着实没了兴趣。

“我当太子监国也几年了,该我休息了。”姬瑾荣理直气壮地说。

“你那也算监国?明明是清泽在帮你好不好?”姬明远据理力争。

“宣炜好像已经十几岁了。”魏霆钧状似无意地提醒。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到了姬宣炜身上。

“对啊,十几岁了,该锻炼锻炼了。”姬瑾荣如是说。

“老太师他们一直夸宣炜聪明,把天下交给他我很放心。”姬禹如是说。

“很好就这么定了。”姬明远拍板定案。

姬宣炜:“……”

姬宣炜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kuaiyan123.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快眼123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快眼123

猜你喜欢: 快穿之娇妻小甜饼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修真界最后一条龙一朝成为死太监心有猛虎嗅蔷薇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穿书]黑化圣骑士异界领主生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无限建城SCI谜案集(第二部)SCI谜案集(第一部)[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在星辰中浪[星际]道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龙图案卷集地府全球购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无限求生SCI谜案集(第三部)[快穿]小白脸
完本推荐: 天才校医全文阅读蛊毒全文阅读春风吹(女尊)全文阅读刑徒全文阅读狗仔穿成店小二全文阅读如意书全文阅读另类情敌(GL)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你能不能不撩我全文阅读国色芳华全文阅读天赐良婿全文阅读战神魔妃全文阅读工业霸主全文阅读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桃红又是一年春全文阅读如意小郎君全文阅读魔帝的天界小公主全文阅读重燃全文阅读你抱抱我呀全文阅读良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山海八荒录替天行盗万千之心黎明之剑系统你丫认真的超神机械师画春光洪荒:开局选择鸿蒙紫气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超品命师玉玺记通幽大圣超感应假说沧元图大数据修仙神豪:我将老爸打造成首富我在远古当神仙冷宫娘娘有喜啦大医凌然天降我才必有用神魔之玥上为尊汉阙龙图案卷集·续重生空间之桃花源楚氏赘婿帝妃临天纨绔天医伏天氏金凤华庭王者风暴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快眼123移动版 - 快眼123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