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快眼123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 一个圈套

“父亲……”

顾临洲见到顾焚,垂着头低声说。

顾焚嗓子里发出“呵呵”的笑声, 点头道:“临洲怎么突然跑到这地方来了, 爹不是让你在外面历练?”

“我是……”顾临洲垂着头没有抬起,也无法回答顾焚的话。

禄小福上下打量着几步开外的顾焚, 并没有立刻说什么。

倒是旁边的方衍有些个沉不住气, 说:“师兄,你可受伤了?怎么看起来……”

“看起来什么?”顾焚狰狞一笑, 说:“看起来不像受伤的样子?”

的确,之前寒露说顾焚被守山神兽给打伤了, 需要尽快疗伤。而他们也是想要趁着顾焚受伤的机会, 过来“捡便宜”的。可是现在看来,顾焚一点也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顾焚嘴角的笑意还在蔓延着, 说:“怎么?师弟与临洲, 都希望我受伤?”

“这……”方衍赶紧打了个哈哈,说:“这是什么话,怎么可能。”

顾焚目光冷冷的扫过他们,说:“我看可能的很!不过不要紧……”

他说着, 目光紧紧钉在了禄小福的身上, 说:“不过不要紧,你们一来, 就带来了我想要的东西。”

顾焚盯在禄小福身上的目光, 慢慢变得特别贪婪, 好似一条毒蛇, 已经锁定了他的猎物。

顾临洲皱了皱眉, 踏前一步挡在了禄小福的面前,阻拦住顾焚的目光。

方衍迷糊的说:“师兄……你说什么呢?我们就是听说你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顺便帮你疗伤的。你怎么说的,我都听不懂了。”

方衍是要活络一下气氛,然而顾焚显然不领情。

顾焚笑的声音沙哑起来,说:“跟我装傻是不是?你们是想要趁着我受伤,所以才过来的罢?我真是没想到啊,一个是我的师弟,一个是我儿子,竟然联起手来算计我。”

“父亲……”

顾临洲立刻说:“父亲,临洲是您的儿子,就算不是亲生的,临洲的命也是父亲给的。若是父亲不高兴不欢心了,临洲的性命可随时拿去。只是……只是旁人都是无辜的,不应该受到牵连。”

“哦?”顾焚冷笑说:“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父亲,结果呢,还不是因为一个外人,竟然跑来对我说教。好啊,好一个顾临洲!”

顾焚一挥袍袖,指着禄小福说:“今日,他必须留下来。真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把我想要的东西给引来,哈哈哈!”

“师兄……”

方衍满目惊讶,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死到临头还不知是怎么回事?”顾焚说:“也是,你虽升仙,却不过如此,也是老天爷不开眼。我什么不比你强,却要受这些无用的磨难,还要……”

顾焚说到这里,脸色更是狰狞,说:“实话与你们说,那叫寒露的小蝴蝶,不过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一个傀儡罢了!你们都被他给骗了。”

“什么?!”方衍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顾临洲则是护住了禄小福,低声说:“小福,危险……一会儿你先走,知道吗?”

“想走?!”顾焚厉声说:“谁也别想走!一个都休想!”

顾焚说着一抬手,就见周围天色大变,一时间天边骤然阴沉,紧接着是轰隆隆的雷声,无数条闪电从天上劈下,银光伴随着巨响。

银色的闪电一条条的劈下,似乎在旁边形成了一圈屏障,变成了带电的牢笼,将所有人禁锢在其中。

顾焚笑着说:“这个人……禄小福……不能走。”

“父亲!”顾临洲说:“禄小福他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知道,让他离开罢。”

顾焚说:“你当我已经老糊涂了?禄小福可是宝贝。若是不知道他能做什么,我也不用费尽心思,将你们给引过来了。”

禄小福一直没有说话,此时眯了眯眼睛,说:“这些都是你费尽心思设下的圈套?”

顾焚笑而不语。

小蝴蝶寒露是一枚棋子,他对顾临洲和禄小福他们说谎了。

寒露的确和禄小福是同类,两个人是同族的小蝴蝶。不过有一点点不同,那就是禄小福的血脉正统,而寒露其实并非纯正的血脉。

顾焚曾经抓住了寒露,想要养着寒露,然后将他做了药引子。不过很可惜,很快的,顾焚就发现,寒露的血脉不纯正,他是混血出来的小蝴蝶,根本不能作为药引子。

如此一来,顾焚非常生气,不过他又想到了其他的办法。

顾焚决定将真正能作为药引子的小蝴蝶引出来,这药引子自然就是禄小福了。

禄小福与顾临洲在一块,顾焚实在是不好下手。不过顾焚造就想到了注意,让禄小福可以自投罗网。

顾焚威胁寒露,要让寒露帮他去引禄小福上钩。

寒露不肯,顾焚就折断了他的翅膀。断了翅膀的寒露感觉生无可恋,干脆想要一心求死,他着实低估了顾焚的狠心。

顾焚瞧他不为所动,干脆换了一种把戏,决定拿荆木作为要挟,威逼寒露就范。

其实寒露没有对禄小福他们说实话,荆木不只是他救下来的一个小孩子,其实他就是一株荆木。

当初寒露再次见到襁褓中的那个人时,已经他晚到了一步,那个孩子已经被野兽给咬的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就算寒露本事通天,却也救不得他。

寒露打跑了野兽,那孩子却已经没得救,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痛呼的喘息着,恐怕比立时死了还要难受。

寒露心中痛苦万分,心想着若是自己还怜悯他,不若给他一个痛快,早早送他去投胎转世,也免得受这样的痛苦。

只是寒露下不去手,也不想下手。

他在这树林之中,等了很久很久,每日都想着那个人,却再也见不到他。如今终于见了面,若是送孩子去轮回,寒露恐怕又要在漫长的等待中度过,说不定这次就是诀别。

寒露下不去手,他觉得自己过于自私,为了自己的思念,竟然让这孩子受无尽的痛苦。

他犹豫不决,最后也没有送那孩子去轮回。他趁着孩子尚有一口气息,将他的三魂七魄剥离出来,注入到了旁边一株荆木身上。

如此一来,孩子虽然没有肉身,但是荆木成了他的肉身,也照样是可以活着的。有寒露在他身边守着,教导他如何修习,过不了多久,他就能修出人形,这样也能免除轮回之苦,可以日日夜夜的陪伴在寒露身边,永远也……不分开了。

为什么给孩子起名叫荆木,也是因为从那天开始,他就是一株真真正正的荆木了……

顾焚威胁不了寒露,干脆想到了其他办法,便放火烧山,说是要将山上每一寸地方都烧焦,那荆木……就在山上。

荆木虽然已修出人形,可他道行太浅,本体还在山上,是扎了根无法拔出的。若是大火烧掉了荆木的本体,荆木受苦不说,还会变成一捧灰烬,那就什么也剩不下了。

寒露终于害怕了,只好就范,按照顾焚所说的去做。

顾焚并没有被守山神兽打伤,寒露也是他放走的,寒露一直在等待着禄小福和顾临洲他们的出现,然后告诉他们,顾焚受伤了。

顾焚哈哈大笑,说:“看看罢,你们还不是被引到了这里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这果然是师兄你的圈套?”方衍说。

顾焚说:“你们现在知道,一切都晚了!禄小福,我志在必得!若你们不反抗,我也不会让你们太过痛苦!”

“父亲……”顾临洲说:“您为什么要……这般?父亲,我愿意留在这里,请您把其他人都放了罢。”

“呵呵!”顾焚冷笑,说:“你是我造出来的,你的命本来就是我给的,你要不要留下来,是我说了算,没有你讨价还价的资本!”

“父亲……”

顾焚抬起手来,说:“你们看看四周,这是我的地盘,在这里,你们谁也逃不了,旁人也根本进不来,没人能救你们。”

顾焚费尽心思,将他们引导这种地方来,自然是有用意的。

这个地方是顾焚建造的闭关之地,可是他的心血。这地方到处都是结界,没有顾焚的允许,是谁也无法进来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就算是禄小福,也无法逃出去……

顾焚大笑着说:“我知道禄小福你有扭转时空和空间的本事,只要扇扇翅膀,就可以去随便什么地方。但是……实在是不巧,在我这地方,你就算扇扇翅膀,也是无法逃走的!四周都是我设下的结界,你根本无法出去,你逃不掉的!”

禄小福眯着眼睛,说:“那我可就要试试了!”

他说着,身边突然光亮一闪,禄小福瞬间消失不见,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了不足掌心大的小蝴蝶。

顾焚立刻呼的一声,抬步就要抢上。他虽然信心满满,语气嚣张跋扈,却根本没有说的那般底气十足,心里还是非常心虚的。

顾焚一瞧禄小福要跑,立刻抢上,探出一掌,掌风所至,想要将禄小福擒下。

“父亲!”

顾临洲立刻也快速的抬手,“啪”的一声,与顾焚一掌相交在一起。

“小心。”方衍低声说着,快速将何齐乐掩护在身后。

何齐乐感觉大风吹过,他忍不住闭了闭眼睛,死死抓住方衍的袖子。

顾焚和顾临洲这一掌打在一起,两个人立刻都退了七八步那么远,最后堪堪停住。

顾焚怒目而视,说:“顾临洲!你竟敢跟我动手!好啊,好啊!”

顾临洲镇定的说:“请父亲放禄小福离开。”

禄小福忽闪着翅膀,停留在顾临洲身边。顾临洲说罢了,赶忙对禄小福挥了挥手,说:“你先走,快啊。”

小蝴蝶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一扇翅膀,突然之间消失不见,失去了踪影。

“顾临洲!”顾焚断喝了一声,眼瞧着禄小福消失,气得他是七窍生烟。

顾焚阴森森的说:“你以为禄小福他能跑得了吗?做梦!他根本离不开我这地方!”

顾焚在四周精心布置过了,这附近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禄小福虽然有扭转空间与时间的能力,却又无法突破这里的结界离开。

但是有个问题,否则顾焚也不会着恼了。

禄小福扇着翅膀,还是可以穿梭在这个空间不同的时间里,有一段时间可供禄小福逃窜。

顾焚是无法穿梭在时间之内的,他不过是把禄小福困在这个空间里,若想要把禄小福给揪出来,其实还是挺困难的。

之前顾焚不过是口出狂言吓唬吓唬禄小福而已,想让他别白分力气。如今禄小福还是跑了,让顾焚哪里能不生气。

顾焚脸色铁青,满面狰狞的笑容,说:“好啊好啊,禄小福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你跑一个试试看,你不是在意顾临洲吗?若是你不出现,你就好好看看顾临洲会变成什么样子罢!”

“师兄你要干什么?!”方衍赶紧阻拦,说:“临洲是你的儿子啊,你……”

顾焚一挥手,方衍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立刻被逼退了好几步。

顾焚冷笑说:“他不过是我创造出来的,什么我的儿子?只是我的一个替身而已。你竟然如此不听话,我又能怎么办呢?不过方衍你可以放心,我还是会留着顾临洲一命的,毕竟他还要帮我承受天劫,不是吗?他若是真的死了,那我岂不是也活不成了?”

顾焚话到这里,忽然闪身一动。

“嘭”的一声,顾临洲和顾焚突然又对了一掌。

顾临洲这次不只是退了七八步,他实在是站不稳当,后背撞到了山石壁,这才堪堪停住。

山石壁凹凸不平,顾临洲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嗓子里也火辣辣的,一股甜腥的味道蔓延在口腔里。他实在是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染红了前襟衣衫。

“咳咳咳——”

顾临洲被鲜血呛着,捂着胸口猛咳了好几声。

虽然顾临洲是天纵奇才,不过他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被顾焚安排好了。顾焚要用他的命,来顶替自己的命。顾临洲并不是顾焚的亲儿子,不过是顾焚造出来的一个玩意罢了。

而且顾焚嫉妒顾临洲的灵根天资,怎么可能传授他什么真正的术法,只是放任他不管罢了。

顾临洲能有今日的成就,多半靠着自己的资质和自学成才,却万万不是顾焚的对手。

顾焚哈哈大笑起来,说:“看罢,你就算是资质再好,又有什么用呢?照样不是我的对手。你不过是个废物罢了,所以……还是把这么好的资质,乖乖的转移给我,不要暴殄天物了!”

顾焚说着,突然又动手,方衍一瞧大惊,立刻上前去阻拦。

方衍喊道:“师兄你疯了!”

“师弟!”顾焚将方衍甩开,说:“你可莫要多管闲事,就你那点本事,连顾临洲都不是对手,还想与我争辉!”

方衍说:“师兄,快停下来罢!不然你会后悔的。”

“呸!”顾焚说:“我从不知后悔是什么意思!”

他说着,立刻掠到了顾临洲面前,说:“禄小福跑了,不要紧的。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好到什么地步。我需要你的命,到时候才能偷梁换柱,让你代替我去死。所以只要留你一命便好,其他的……”

他突然挥出一掌,顾临洲赶紧闪身躲避,身边的山石被击的粉碎,仿佛海滩上的沙子,扑簌簌的散落下来。

顾焚继续说:“我看禄小福躲在哪里,他眼整整的看着你受苦受伤,什么时候才会出来现身!”

顾焚要用顾临洲逼迫禄小福现身,这一招可谓是阴险非常。

顾临洲躲开一击,立刻回身想要逃走。他也知道,就自己这一点点的道行,不过被冰鉴造出来一年的时间,只有一年的修为,是万万不及顾焚千年修为的厉害。

顾临洲不敢迎接,只好到处躲避。一时间土石横飞,顾焚几次痛下杀手,要逼迫禄小福出现,可谓是招招狠辣。

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周围天摇地动,被顾焚一掌掌拍的,这个世界仿佛都要坍塌。

“嗬——”

顾临洲又硬生生的挨了一掌,整个人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呼的一声飞了出去。

他本想要在空中稳住身形,但是落地的时候,脚下滑的很,最后还是没能站住,摔在了地上。

周围寒冷了起来,顾临洲低头一瞧,怪不得会那么滑,原来他摔在了一片冰湖之上。

这闭关之地四季如春,环境也是温暖宜人,而就在这样如春的环境里,却有一处冰湖,湖边结冰,冰层很厚实,湛蓝色的一片,煞是好看。

“冰……冰鉴……”

顾临低头去看,那湛蓝色的冰湖反射着日光,清澈透明,可以将顾临洲的样貌照的清清楚楚。

顾临洲此时狼狈不堪,白色的衣衫上到处都是血,头发也散乱着。

这就是冰鉴,这就是造出顾临洲的冰鉴……

顾临洲是第一次见到冰鉴,平日里闭关之处,顾临洲是无法进来的。

顾临洲伸手摸着冰凉的冰鉴,一时间有些百感交集。

“呵呵!”

顾焚走了过来,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顾临洲面前。

顾临洲扶住胸口,想要站起来,不够显然受伤太重,根本站不起身来,只好仰头看着顾焚。

顾焚冷笑着居高临下瞧他,说:“怎么?你和那禄小福的感情不是很好?他怎么不来救你?就在旁边躲起来,瞧着你一口一口的吐血?啧啧,看来也没有多好的感情啊。”

顾临洲咳嗽着,声音有些虚弱,说:“他是无辜的,我不需要他救我,他能活着,我才会高兴欣喜。”

顾焚说:“好啊,他若活着,你又有什么用?不若我就杀了你,反正你也看到了,这就是冰鉴,我可以再造个你出来。不不,我想再造几个你出来,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顾临洲动弹不得,闭了闭眼就,似乎没什么话好说了。

顾焚说:“那好,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要怪就怪禄小福他太狠心!”

顾焚话音落点,一掌猛的拍向顾临洲的头顶。

“住手!”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顾焚这一掌卡在了半空中。

“小福?!”

顾临洲睁开眼睛去看,果然就见禄小福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

“小福,你……”

顾临洲虚弱的说。

禄小福也不怕顾焚,快速的跑了过来,跪下来扶住顾临洲,说:“你伤的太重了,你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顾临洲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却摇了摇头,不想让禄小福担心的样子。

“哈哈哈!”顾焚仰天大小,说:“怎么,你不还是回来了吗?你倒是跑啊!”

“我不跑了。”禄小福仰头瞧着顾焚,一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

顾焚说:“这就对了,反正你根本跑不出这块地方,早晚还是会被我抓住的,费什么力气?是不是?”

他说着,垂头去看地上的顾临洲,又说:“你看看,不听我话的下场,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制造你出来,你却不听我的话,那还有什么用处。”

“你要做什么?!”禄小福拦在顾临洲身前。

顾焚突然走过来,走得很近,垂眼瞧着顾临洲,说:“都说了,要让你们看看,不听我话的下场。”

禄小福说:“顾焚,你要想好了,你不是还要偷梁换柱,让顾临洲代替你去死吗?那你最好忍住了,别动他!否则……”

“否则什么?”顾焚说:“的确,我的命没有多长时间了,到时候我只要打开冰鉴,偷梁换柱,顾临洲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代替我去死。但是……只是让他代替我去死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只需要留他一口气就好。”

他说着嘴角又裂开了狰狞的笑容,“留一口气,那留着他的手脚做什么?让他继续逃跑吗?”

“顾焚!”禄小福呵斥,说:“你敢动手一个试试看!你会后悔的!”

顾焚需要顾临洲的命,需要顾临洲的灵根和天资,不过这些都和顾临洲的手脚没什么关系。

顾焚显然是想要断了顾临洲的手脚,给他再来一个下马威,这样顾临洲也无法再逃跑。

“后悔?”顾焚自信的说:“我从不知什么时后悔。我想要做的事情,没人能阻拦得住我!你以为你一个小蝴蝶,就可以拦得住我吗?”

“小福!小心!”

眼看着顾焚手中突然多了一柄长剑,银光闪动之间,猛的就刺了下来。

顾临洲用尽全力,将挡在他身前的禄小福,快速的推开。

“嘭!”

禄小福被推了出去,猛的跌在冰湖上,膝盖生疼。

“啊啊啊啊啊——”

身后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喊声。

禄小福趴在冰湖上,没有立刻站起来,听到那喊声反而嘴角挑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他缓缓的转头去瞧,就见刚刚还趾高气扬的顾焚,这会儿已经跌倒在地,发出大喊声的也是顾焚。

顾焚明明恶狠狠的甩出一剑,要同时断掉顾临洲的双手双腿。而这一剑已毕,顾临洲却好端端的,身上虽然满是鲜血稍显狼狈,但他的手脚还好好的。

不好的反而是顾焚,顾焚大喊着,疼得他使劲儿打滚。他跌在地上,双手双腿有鲜血涌出,一股一股的源源不断,而且四肢仿佛断了,软塌塌的不听使唤。

“我的手!”

“我的腿!”

“怎么会这样!”

顾焚歇斯底里的叫着,他试了几次,根本爬不起来,他的双腿和双手已经被斩断了,无法爬起来,那是他亲自斩断的。

顾临洲倒是站了起来,将旁边跌倒在地的禄小福也扶了起来,脸色很是平静,虽然虚弱,却似乎早就洞察一切。

这回改为禄小福居高临下的看着顾焚,说:“你不是要偷梁换柱吗?不是很想和顾临洲换一换的吗?现在感觉如何?”

“结束了吗?”

一个声音说着,从远处走了过来,不是方衍还是谁?

方衍拉着何齐乐的手,走到了他们前面。

方衍看着地上站不起来的顾焚,说:“师兄,我们给了你无数次的机会,但是你……”

“你们……”

“这不可能……”

“这是你们的陷阱?”

顾焚仿佛才看出来一般,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顾焚利用寒露,设下了一个陷阱。他还以为顾临洲和禄小福,已经乖乖迈入了他的陷阱。

然而事实又怎么会如此简单?

这一环套着一环的,顾焚根本没想到,他其实是迈入了禄小福设下的陷阱,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之前禄小福见过了寒露和荆木,那之后大家在客栈里,禄小福去找方衍,说是要和方衍说两件事情。

其一就是禄小福其实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人,将事情的始末,和顾焚到底要做什么,都与方衍说了一遍。

那个时候顾临洲就在门外,静静的将一切都听了去。

后来事情被打了个岔,禄小福差点把很重要的第二件事情给忘了。

这第二件事情,禄小福要说的就是寒露。他觉得寒露有问题,禄小福觉得寒露可能说谎了。

寒露当时说,顾焚被守山神兽所伤,所以寒露才得以逃走。

禄小福觉得这事情有点怪,一个守山神兽而已,对于普通的凡人的确厉害,但顾焚呢?他可比已经升仙的方衍还厉害,怎么可能怕一个未开化不能化形的神兽?还被打伤了。

这一点顾临洲其实也在怀疑,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顾临洲发现荆木并非是普通凡胎,并不像寒露所说的那样。荆木就是荆木,这一点逃不过顾临洲的眼睛,他应该是一株荆木成精。

寒露说谎了,那又为什么要说谎?

禄小福瞧着痛苦万分的顾焚说:“所以我跟他们说,寒露可能是被逼迫说谎了,这个逼迫他的人很可能就是你。”

顾焚设计这么多,显然就是想要引他们上钩,禄小福决定将计就计,正好他也想去顾焚的闭关之地。那个造出了顾临洲的冰鉴,根据方衍所说,就应该在顾焚的闭关之地。

其实禄小福的最终目的,就是那面冰鉴。然而不巧,冰鉴在闭关之地,周围都是结界。就算禄小福可以改变时间和空间,却也无法打破结界进入那块地方去找冰鉴。

所以怎么才能找到冰鉴,就只剩下该唯一一个办法,便是顾焚请他们过去,他们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才能见到冰鉴。

铤而走险,这一招的确很危险,但是禄小福觉得,如果不是这样,他们可能永远都赢不了顾焚。

禄小福笑着说:“你以为我刚才是逃跑了吗?”

顾焚疼的说不出话来。

禄小福继续说:“我是去找冰鉴了。”

禄小福刚才化蝶,突然消失,其实并不是害怕逃走,而是趁机去找冰鉴。

空间有结界,无法打破,但是在这个空间里,禄小福可以穿越时间。禄小福煽动翅膀,往回倒了一段时间,去找那面冰鉴。

按照方衍所说,冰鉴一旦打开,顾临洲和顾焚两个人便可互换。顾焚也是想要利用这一点,等他寿命将近的时候,打开冰鉴和顾临洲互换,让顾临洲代替他去死。

禄小福知道,自己打不过顾焚,顾临洲和方衍也是打不过的。不过这不重要,只要顾焚自己能打败自己就行了。

禄小福按照计划,穿越时空去找冰鉴,目的是让冰鉴能提前打开。

而顾临洲和方衍,则是留下来激怒顾焚的。

顾临洲虽然只有一年的道行,但他天资卓绝,其实并未有那么不堪一击。顾临洲是故意不还手的,让顾焚重伤他,让顾焚放松警惕。

顾焚生气顾临洲的不听话,要给他一点点教训,甚至想要砍断顾临洲的四肢作为惩罚。

禄小福就在这一刻,关键的一刻,突然出现回来了。

禄小福在提前的时间里,打开了冰鉴,顾焚根本没有发现,无暇关心这些,还以为禄小福是被他给吓出来的。

冰鉴打开,顾焚挥剑,一怒之下就要斩断顾临洲的四肢,结果可想而知……

禄小福说:“冰鉴已经打开了,顾临洲是你,你是顾临洲,这是你一直期待的罢?”

顾焚一剑斩下去,却万万没有想到,顾临洲丝毫事情也没有,反而是顾焚他自己疼得死去活来。

顾焚的四肢尽断,怒目瞪着他们,说:“顾临洲!是我创造了你!你……你却这般对我!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顾临洲表情很冷淡,说:“父亲……我之前已经说过,你若是只要我的命,我不会有任何意义。但是……禄小福是无辜的,他不应该变成药引子,不应该死。而且那些百姓也是无辜的,父亲为何要吸食他们的三魂七魄?”

那些丢掉三魂七魄的人,的确是顾焚所为。禄小福是药引子,自然还需要不少药,顾焚一路悄悄去找药,却被几个普通人发现,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便直接吸食了那些人的魂魄。

“不!”

顾焚还在大喊着:“顾临洲!你是我用冰鉴造出来的!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你没有资格!你……”

“咳咳咳——”

顾焚喊到这里,突然之间,气血攻心,一口淤血梗塞在胸口和喉咙之间,他在地上不断的打挺,突然喘不上气来,脸色被憋得通红。

“父……”

顾临洲话没说完,那顾焚竟然浑身一颤,瞪着眼睛便断了气儿。

“怎么回事?”禄小福也有些惊讶,顾焚这是被活活气死了?

方衍倒是淡定的多,掐指一算,叹了口气,说:“死了,大限已至。”

“这么快?”禄小福说:“不可能啊,应该没有这么快。”

方衍说:“虽然每个人都有命数,但命数也是有前因后果的。师兄便是看不破这一层关系,所以才会……”

顾焚偷窥天命,算到了自己会英年早逝,还未升仙便就此断送了前途。他万万是不甘心的,所以费尽心机,制造了顾临洲偷梁换柱,又想要偷窃顾临洲的天资和灵根,甚至做下了很多十恶不赦的恶事。

他只是一个劲儿的觉得天命不公,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切其实都是有因有果罢了。顾焚的死因,便是因为他的不甘,最后自己一手造成。

方衍叹息说:“恐怕这就是师兄英年早逝的原因罢……怪不得别人……”

顾临洲静静的看着顾焚的尸体,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禄小福对顾焚是一点感情也没有的,厌恶他还来不及,所以并不觉得伤感,反而松了口气。顾焚如今已经死了,那么一切,就应该都结束了。

禄小福拍了拍顾临洲的肩膀,说:“别伤心了,你还有我陪着。”

“嗯……”顾临洲勉强笑了笑。

他的确有些伤心,却也不单单是伤心,顾临洲心里很复杂。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的父亲竟是这样的人。

顾临洲伸手握住了禄小福的手,说:“幸好你没事。”

“别笑了。”禄小福说:“我们快离开这里罢!你看看你,演个戏而已,你不要命了吗?竟然这么卖力,我若是晚到一点点,你是不是真的要被打死了啊!”

顾临洲虚弱的一笑,干脆靠在了禄小福的肩膀上,说:“我若是不演的真一点,恐怕骗不过去。我现在头晕,小福你搀着我点。”

“好了好了,别打情骂俏了。”方衍说:“我们埋了顾焚,就离开这里罢。”

顾焚就埋在闭关之所,顾焚已经死了,闭关之所的结界不攻而破,四个人从闭关之所出来,外面平静的很,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方衍仰着头伸了个懒腰,说:“现在我们去大吃一顿罢。对对,先找个客栈,沐浴一番,换身干净的衣服才行。你看看,临洲你和小福,都脏兮兮的。”

“福福……”

何齐乐突然指着后面说了一声。

顾临洲和方衍都转头去瞧,就见刚刚跟在后面的禄小福,忽然之间不见了。

“小福?!”

顾临洲惊讶极了,立刻往回走了几步,但是身后一个人也没有,还是未有见到禄小福的人影。

何齐乐话说的不利索,着急的直冒汗,说:“福福……突然不见了,消失了,一下子就……就没了。”

“禄小福?!”顾临洲不敢置信,说:“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何齐乐也说不上来,只是看着禄小福仿佛一缕烟一般,突然就不见了。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说不定是……”

方衍说着,突然觉得脑袋很疼,嘶的捂住了额头,说:“我这是怎么了?”

“疼?”何齐乐也着急了,扶住方衍,大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他。

方衍疼得一身虚汗,忽然之间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涌进来不少东西。

“师叔,你没事罢?”顾临洲说。

方衍喘了好几口气,终于捋顺了呼吸,摆摆手,说:“没事没事。禄小福应该是回去了。”

“回去……”

顾临洲低声说:“回去找……他?”

顾临洲知道禄小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是没想到禄小福走的那么快。禄小福回去了,那不就可以和那个他在一起了?

顾临洲一脸的失落,煞是受伤的样子。

方衍瞧着直好笑,说:“哎呦喂,头一次见自己和自己吃醋的。什么他不他的?怎么样?跟我走啊,有本事你去手撕情敌看看。”

“什么?”顾临洲有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方衍笑着说:“带你走,去追禄小福啊,让你去手撕情敌,去不去?”

禄小福踏出闭关之所的那一刻,突然眼前景物变更,他迷迷糊糊的,眼皮开始很重,瞬间变昏死了过去。

禄小福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每次突然穿越都这样,只是……

不及多想,禄小福已经昏了过去。他使劲儿想要睁开眼睛,却感觉眼皮沉重,眼前还是模糊的,看不清楚东西。

“醒醒,醒醒。”

有人在不停的推着禄小福。

禄小福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咖啡店的一张桌子上。

方衍和何齐乐就坐在禄小福面前,两个人都瞧着他。

禄小福立刻坐直身体,说:“方衍?何齐乐?顾临洲呢?他人呢?”

方衍有点犹豫,很为难的说:“他啊……他在楼上啊,忙着手撕情敌吧。”

“什么?!”禄小福脑袋里一阵迷糊,手撕情敌是什么意思?

对了,禄小福这才想起来,在自己的现实世界里,是有个顾临洲的。而在修仙的世界里,顾临洲听说了禄小福在其他世界的事情,就很吃醋,忍不住自己和自己吃醋,酸的能上天。

禄小福惊讶的说:“什么叫手撕情敌?不会突然出现了两个顾临洲吧?”

“这个啊,”方衍又是一脸为难,说:“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禄小福豁朗一声就站了起来,赶紧往楼上跑去,生怕出现什么顾临洲自己打了自己脸的事情。

方衍瞧着禄小福的背影,忍不住哈哈笑了出来。

何齐乐坐在旁边,忍不住看了一眼方衍,说:“你干什么逗他。”

“多有意思。”方衍说。

那边禄小福已经慌慌张张的跑到了楼上去,然后用力拍门,说:“顾临洲,顾临洲?你在里面吗?”

房门差点给禄小福拍掉了,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非常熟悉。

是顾临洲的声音。

顾临洲说:“小福?你等等,我有点忙。”

“忙?”

禄小福一个激灵,不会真的忙着手撕情敌吧?

“顾临洲?要不然你先开门行吗?”禄小福说。

“等一下,很快就好了。”顾临洲不开门。

禄小福急的满头都是热汗,说:“你要是不开门,我可踹门进去了!”

“小福你稍微等一下,很快就好了。”顾临洲说。

“咚——”

顾临洲话才说完,就听到惊天动地,然后……

房门果然被禄小福踹开了。

屋里只有一个顾临洲,并没有第二个。当然也不像是方衍说的那样,顾临洲根本没在手撕情敌,而是在……

顾临洲刚沐浴过,这会儿正围着浴巾,擦干都没来得及。

禄小福急匆匆的冲进来,就看到一副……美人出浴图。

禄小福有点傻眼,说:“你……”

顾临洲有些无奈,说:“刚洗了澡,让你等一下的,你这么直接踹门进来了?有急事?”

※※※※※※※※※※※※※※※※※※※※

没有意外的话,明日完结~感谢追文的小天使们,么么哒~8月18日会开新文《一朝成为死太监》,开坑日更,戳进专栏就可以看到,欢迎小天使们收藏!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腐 30瓶;瞾、树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请大家收藏:(www.kuaiyan123.com)[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快眼123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快眼123

猜你喜欢: [穿书]黑化圣骑士快穿之娇妻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小甜饼无限建城[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白脸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无限求生在星辰中浪[星际]心有猛虎嗅蔷薇龙图案卷集地府全球购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SCI谜案集(第一部)异界领主生活[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一朝成为死太监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我开动物园那些年SCI谜案集(第三部)道医SCI谜案集(第二部)
完本推荐: 锦鲤小皇后全文阅读为科学奋斗全文阅读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全文阅读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全文阅读浪淘沙全文阅读如意小郎君全文阅读乔小姐,恋爱吧全文阅读小富即安[重生]全文阅读重生之配角翻身全文阅读网游之天地全文阅读你不知道的事全文阅读再婚全文阅读宿将全文阅读独步天下全文阅读射雕之药师鞠尘全文阅读藏玉纳珠全文阅读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男主总和植物争宠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每天都有食材在教我怎么做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神制卡师魔法双笙盛宠之将门嫡妃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绝代名师无垠临渊行首富小村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数风流人物无敌最强大帝都市剑说斗武乾坤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我在远古当神仙洪荒冥河:以杀证道洪荒:开局就是盘古真身来自未来的神探我在超神开道场我震惊了全世界万族之劫重生似水青春医妃惊世都市最强仙帝未来之最强萌妻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猛兽直播间从1983开始诸天最强女主从柱灭之刃开始的万界之旅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快眼123移动版 - 快眼123手机站